スポンサーリンク

上記の広告は、30日以上更新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たに記事を投稿することで、広告を消すことができます。  

Posted by のらんば長崎運営事務局 at

2013年03月25日

天下母親的無字碑


那是多年前的一個冬天,我還沒有參加工作。我從學校回來了,飽受一路的凜冽寒風,我的手被凍麻了,鼻尖也凍得通紅。寒風鑽進衣袖,我不禁打了一個寒顫,冬天是真的來了,可惡的西北風呼呼作響,向我襲來,那感覺如同是用針在骨頭上刺繡。

我的母親由於文化低,只好找些體力活做,生活的重擔讓媽媽矮了很多。該死的冬天是媽媽最難熬的季節,媽媽在膠合板廠上班,她的工作是把削好的新鮮木板曬幹並收回。一大清早,一張張木板上布滿了冰渣,就如同媽媽額頭上辛苦的汗珠一樣多。媽媽將木板擺放好,讓冬日裏的陽光照射它,或許在那一刻也有一縷陽光照進媽媽的心田吧!雖然冬天天亮的比較晚,但媽媽起的還是那樣早。燒水做飯,收拾家務,然後再騎著自行車去上班。任憑寒風猛吹,任憑大雪紛紛,媽媽依舊忍受著,似乎有一種力量正在她的體內慢慢積蓄。忙碌了一整天,晚上回到家,媽媽還要做飯,洗衣服。不知媽媽是用冷水還是熱水洗,總之,我的感覺是很涼很涼,血液在那一刻似乎也凝固了,就連呼吸也停止了似的。搓衣板發出的聲音,時時刻刻都會在我的耳畔響起,因為我穿的每一件衣服都留有母親的體溫。

就這樣!我看到母親的雙手腫裂了。如同一朵血紅的牡丹在我心頭怒放,如同香山火紅的楓葉在東風中瑟瑟搖曳。多么熾熱的顏色,而我卻感到從未有過的冷,寒氣開始在我身體裏的每個毛孔中蔓延開來,最後一齊向我的心房襲來。我怕,我真的怕有一天,媽媽再也支撐不住,轟然倒下。媽媽的痛楚與辛酸只有她獨自一人品嘗,而我從前從未幫媽媽分擔過。曾經,媽媽也有一雙雪白嬌嫩的手,如今卻變了。那手上的裂紋,指甲裏黑黑的泥土,凸起的脈絡,厚厚的發黃的老繭,松樹皮一樣粗糙的手指。這是一雙無怨無悔的雙手,因為媽媽擁有一顆仁慈,大愛的心。為了我,也為了這個家。

身為兒女的我們,能感受到這份厚重的母愛嗎?能在她們暮年之時,多給她們一些關愛嗎?有時間的話,我們願意常回家看看嗎?哪怕一個電話,一條短信也會讓媽媽感到欣慰!或許我們真的很忙,但我們必將成為她們。

現在自己離家參加工作了,對母親的思念也越來越濃。現在徐州的天氣也漸漸轉涼了,雖然母親早已不做那份工作了,但是一到這個天氣,我就會情不自禁的想起母親。孟郊的《遊子吟》依舊在耳畔回響“慈母手中線,遊子身上衣,臨行密密縫,意恐遲遲歸••••••”  


Posted by norman at 16:23Comments(0)

2013年03月22日

心靈的美麗


兩年多了,我一直不知道她的名字,也一直沒看清的眉目,也許這就是應了一句“相逢何須曾相識”,而那種美麗是這樣心照不宣。。。。。。

每天清晨,我匆忙趕去上班的路上,總得穿梭於那條條街那道道紅綠燈的十字路口。

因為匆忙,也由於是車水馬龍,行色匆匆的人們,擦肩而過,誰不曾留意過誰,誰也不會在意過誰。

城市的節奏,作用在每個上班族,上學族,以及這個締造城市的農民工身上。熟悉的城市陌生成心靈的荒原。

直到那次的紅綠燈駐留的瞬間,我忽然潛意識感覺到那輛女式的摩托,那張似曾相識的車號牌,以及那個熟悉的身影。是何等的在記憶裏留有痕跡。於是我緩過神,朝她望去的瞬間,而她也回首望我,目光短兵相接,我不由得匆忙避開。而她,也莞爾微笑。。。。。。

於是,在每天清晨的上班路上,我開始留意身邊呼嘯的而過相同款式的摩托車的牌號。。。。。。而這種行為成了一種習慣。。。。。。在日子裏一天天重複著。。。。。。也許這是一份陌生的守候,守候一次次美麗的相遇,而又是似乎注定的“邂逅”。

而每次就在身邊觸手可及,我們都會不約而同相對一笑,而又一笑而過。。。。。。你前我後,或者我前她後,但總會保持一段隨時可以跟上的一段距離,盡管在一個個日子的風裏,雨裏,烈日裏。。。。。。

烈日裏,她總會戴上白色護袖,騎著摩托車,像一只翩翩的蝶舞於城市的路口。。。。。。

雨天裏,她披上那件粉紅的雨衣,讓這個城市有了流動的溫暖心靈色彩。。。。。。

日子就在這樣平凡而又生動的度過,誰也不會先開口問候一身對方,一個眼神一個微笑已經足夠了,彼此固守著這份寧靜,執著這份心靈心照不宣的美麗。

我只是知道她上班的地方,因為她上班的地方比我近,先我一步到達,而每次快進廠門口的那刻,她卻總會回首望我一眼,然後進去,消失在擁擠的人流。。。。。。

我清楚記得一個月總有那麼幾天看不見那車那牌號那人,而我又是何等的失落,一種養成的習慣被破壞了,有點恍惚無神。。。。。。,

於是細心的我,記下那幾次不曾相遇的日期,後來經過比對,我發現原來是她的休息日。呵呵,我為自己細心的發現,心裏美滋滋的,樂陶陶的!仿佛幹了一件石破天驚得大事。

對於美麗,宛如一朵花兒,觀賞是件愉悅心靈的最高境界。而人對美麗的認識,有著驚人的默契,驚人的靈犀。上學的時候,曾經玩過這樣的遊戲。

為賦新詩詞強說愁的少年----我,是個不安分的學生,除了語文科,我儼然是個“逃課大王”,經常帶著一批同學逃課去郊外,美其名曰:寫詩。

班上新轉來一個女生,成了我們這幾個逃學的“才子”的目光聚焦點。少年熾熱的情懷燃燒著整個青春。

或者是公開的追求,或者是沉默的暗戀,驛動的心萌芽了情的種子!

一次, 我提議做一個遊戲,讓大家在自己的手心裏,真實地寫下夢中女孩的名字,然後再倒數聲中自己的手,卻驚人的發現,每只掌心都是寫著相同的名字。大家都不由自主紅著臉,因為大家是哥們也是情敵了。

原來人們對美的認識是種天然的共識,不需要事先預告和彩排,美是相同的,深到靈犀!是默契的!

直到今天,我始終不知道她的名字,甚至彼此的一句問候。

心靈的美麗咯,就是這樣固守著。。。。。。寧靜而芬芳!  


Posted by norman at 17:52Comments(0)

2013年03月19日

你永遠不是一個人!


一個人在寒冷的冬季晨讀,一個人騎行在炎熱的柏油路上,一個人在操場上突破自己的極限。你是否會感覺到很孤寂。那斷章裏貌似有這麼一句話,明月裝飾了你的 窗子,你卻裝飾了別人的夢。誰說你是一個人!也許你就在裝飾別人的夢,也許前方就有著裝飾你的明月,一切都需要用自己的心眼去發現。

生命中總會有那麼多的身影在相互激勵,沒有贅餘的姿態,他只是在做他自己,而他也許就是你的明月。

我從前總是在抱怨,說這個學校不行,這個班集體不行,我甚至都對這大學失望了,環境在很多時候會改變一個人,但我們卻忘了,是我們在創造著環境,我們可以尋找到更好的。但一切都需要自己去努力。現在想來,一句“,你做好你自己了嘛?

"就可以讓我啞口無言。我們的生命中總是不乏陽光的存在,我們很多時候都是螢火之光,我們做不成偉人,掛在牆上,牆上升起一個太陽,我們做不了神人,高舉著勝利之光,給予人們信仰。但是,很多時候我們可以發現並抓住那螢火之光,跟隨者他們的腳步,你會發現在前方星星之火都匯聚於此,那裏的天,總是明亮。當然我們也要做好自己,讓自己散發光熱,這樣才能給予別人鼓勵與希望,明月裝飾了你的窗子,你也可以存在於別人的夢裏,也許這就是自我實現,自我價值與社會價值的體現。

記住,你永遠不是一個人在戰鬥!  


Posted by norman at 11:55Comments(0)

2013年03月11日

蝶語飛揚


春暖花開,蝶翩舞,春回大地,枝芽綠,春意盎然,語生機.

春天是播種的季節,播下希望的種子,呵護一份良好的習慣,堅持既定的目標,努力拼搏,努力進取,一分耕耘,一分收獲。相信一定會收獲沉甸甸的果實。

良好的習慣我們應當堅持,但也有一些依賴性的習慣總是不自覺的影響你,吞噬你,讓你欲罷不能,索然無味。比如某一些事情,總是按照既定的方式去做,不願意思考,不願意動腦,沒有創新意識,這樣的慣性還是影響發展的。再比如,網絡,我覺得也是一種慣性依賴,依賴文字,依賴感情,依賴那種心聲共鳴的歡喜和默契。但網絡畢竟是個虛幻的世界,煙花般的美麗,久了都會疲憊的,視覺也慢慢疲勞。所以還是改變一下慣性依賴,適度上網,別讓網絡分散你的精力,挑戰你的人性弱點。輕松網絡,才能愉悅心情,才有助於現實發展。

相遇總是美麗的,風景總是怡人的,關鍵是你的心情,你的感覺,一切未曾改變,一切也都在變,沒有道理卻總有一絲牽念,無關風月,卻心生溫暖。所以珍藏旅途過程的美麗。

感覺於心,心生真誠,信任才是溝通的橋梁,所以感覺絕對不是亂懷疑,瞎猜測,情緒不穩定的連鎖反應。但如果彼此真誠和信任決堤了,那麼也不要糾纏不清,放下也是一種優雅的美麗。

沒有規矩不成方圓,每個人處事都有每個人的原則,原則不是固執,不是抵禦別人的借口,原則更是尊重和理解。感動生命旅途那個知你懂你的人,願清新的友誼更美麗。  


Posted by norman at 17:21Comments(0)

2013年03月06日

用精神丈量生命的長度


法國詩人弗蘭克?騷塞在三十五歲時突然被診斷出得了一種奇怪的病,他的朋友、巴黎著名的醫生阿爾克將這個不幸的消息壓了很長一段時間後才告訴給他。整整兩天兩夜,騷塞躲進書房不與任何人見面,妻子蘭蒂忐忑不安地守候在大廳裏,焦急地等待著,她不知道已經發生了什麼或即將發生什麼。

第三天中午,房門終於打開。當憂鬱的蘭蒂迎上前去時,她驚恐萬分,站在面前的哪裏還是那個讓自己心醉神迷的英俊瀟灑的coolfire iv丈夫。一臉憔悴,滿頭亂發,神情憂傷,面無表情,騷塞仿佛剛從黑暗的地域中爬出。蘭蒂手足無措,無言地用表情與大夫交流。

騷塞轉眼間卻露出了微笑,盡管那像是一抹殘霞,這也足以讓蘭蒂感到塵世間的溫暖。接下來,騷塞像沒事人一樣恢複了往日的敏捷和輕松,他滿面笑容地去庭院中澆灌心愛的花草,輕聲細語地催促妻子去做可口的飯菜,然後,他從書房裏拿出一本厚重的散發香幽香的書坐下來去讀。耀眼的陽光一絲絲從空中飛進院落,逼走了蘭蒂巨大的恐懼和兩天來籠罩在心頭的濃重的陰霾。只是,對於曾經發生的事,丈夫騷塞三緘其口,這讓蘭蒂百思不得其解。

第二天晚飯後,坐在靠椅上的騷塞把妻子叫到身邊,他像以往那樣拉過妻子的手,輕輕地握在自己寬大的手掌中。這一次,他要給妻子講的不是靠天馬行空似的想象力編造過的故事,而是曾經發生在自己身上的那些不堪回首的記憶。妻子靜靜地坐著,愉快地盯著丈夫,她的心情像飛舞在天空的鳥兒一樣幸福。騷塞開始訴說十年前的那件令人恐怖的遭遇,他驅車百裏去鎮上看望一位久別的朋友,路經那個叫埃維爾的村莊時,迎面撞上一位老人。只不過那是一個靜謐的午後,沒有任何人發現發生的那一幕,他趕緊開車跑掉。事後他打聽到那位被撞的老人死在醫院,悲痛欲絕的妻子也因神經受挫住進醫院。蘭蒂的表情開始由歡快變得驚恐萬分,她突然形始對心愛的top-up degree丈夫充滿了陌生,瞬間,她跳起來,奔回臥室,然後放聲大哭起來。

而此時的騷塞痛苦地靠在椅背上,淚水順著臉頰流下來,他嘗到了謊言帶來的莫名的苦澀和鑽心的苦痛。在最近的一段時間內,他必須想方設法漸漸地從各種角色中退出來,以免離開塵世時讓別人牽腸掛懷。騷塞打開房門,拿出自己能夠掌握的小部份錢款,驅車去了三十公裏外萊蒙特村莊去見父親。父親是個老木匠,做得一手好活,他的樸素善良的品質不僅深深地影響著自己,也給他所在的村莊帶來了榮耀。騷塞推開父親房門時,他正在做一只精巧的木箱。初具規模的刷著紅藍相間的箱子在父親嫻熟的手中變得輕巧靈動,這讓騷塞心中微微顫動起來。騷塞坐在父親身份輕輕向他問候,並把帶來的錢順手遞給他。父親溫和地看著他,一言不發,只是默默地點點頭,然後轉過頭去,繼續做他的那只木箱。

騷塞走出父親房門的那一刹那,淚水奪眶而出。也許自己很快就要離開慈愛的父親,那時,父親會是怎麼樣呢?這簡直讓他難以想象,他的心似乎被抽成了真空。回到家中,他開始坐下來寫信,他想到小時候的那些夥伴,想到在巴黎大學讀書時的那些導師,想到了昔日的村莊,想到了最初的戀人,想到了那些曾經發生在自己身上的幸福和憂傷的事情,想到了與妻子走過的一段又一段坎坷而愉快的路程。凡是與自己有過親密交往的人,他都要寫一封信,在信中,他將回憶起往事,懺悔自己的過失,為帶給親朋好友的不便而致歉,最後,他希望大家遺忘掉自己,並祝大家永遠幸福。那些帶著憂傷的信件,就是一首又一首感傷而婉約的能量水詩歌,它們像插上翅膀的鳥兒,飛向法國各地。

在這段時間裏,騷塞還給蘭蒂敘述了發生在二十年前的另一件事。那次,年僅十五六歲的他,竟鬼使神差地誘殺了鄰居家的小孩。騷塞說,這件事一直壓抑在心底,之所以直到今天才告訴她純粹就是良心受到了巨大的譴責。他向她懺悔,請求他的諒解。對於這些事,蘭蒂聽得目瞪口呆,她不能相信,一向溫文爾雅的騷塞怎麼會是這種人?他是殺人犯,是魔鬼,這麼多年來,自己竟被他騙得如癡如醉,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她發誓要離開他,重新返回裏昂,回到父母的身邊。

絕望的蘭蒂走了,騷塞獲得了徹底的自由。不過,他清楚地感知到死神正一步步悄悄逼近。他一刻不停地寫詩,歌頌陽光與大地,歌頌白雲和歲月,歌頌友誼與美好,歌頌美德和品質,他想讓某種偉大的精神主宰這個世界,盡管他不能暫時還說不清這種精神是什麼。總之,他不僅對這個世界沒有絲毫的怨憂,反而充滿著無限的感激。他多麼想讓時間停滯下來,如果可以,他將重新生活。可是,這一切都像煙雲一樣,不可能再次存在。

他把該做的事都作了安排和處理,不想給這個讓人魂牽夢繞的世界留任何遺憾。在最為痛苦難耐的時候,他給心愛的妻子寫了一封長長的信,每一個字母都傾注著愛意和淚水,他懇求妻子永遠忘掉自己的無知和愚昧,原諒自己的殘忍和無奈。在天國,他會永遠祝福和庇佑著她,給他帶來無限的幸運。

沉悶的鐘聲響起,死神終於降臨。騷塞用顫抖的手撥通了朋友阿爾克的電話,通知他為自己准備後事,所需的錢物就放在身邊的靠椅上。然後,他輕輕地閉上了那雙充滿了智慧的眼睛。一縷陽光透過窗頁飄落在他的案頭,柔和地散發著清新的香味。

騷塞沒有舉行葬禮,他輕輕地走過這個繁華和擾攘的世界,好像一朵白雲飄逝,沒有留下絲毫的痕跡。真的,只有朋友阿爾克,曾在他的身邊輕輕啜泣。

幾十年後,當騷塞的那些感傷而憂鬱的詩歌風靡巴黎的街頭,當那些優美的短句被譯成各國文字流傳於世界各地時,人們才忽然想起騷塞這位充滿傳奇色彩的詩人。當榮譽和光環紛紛而來的時候,騷塞早已消逝了他的身影,除了荒煙蔓草,哪裏還有他高大而偉岸的身影?

其實,我們生活在世上,注定都是一顆流星。輕輕劃過無邊無際的蒼穹,綻放瞬間的美麗,留給世間美好和祝願,那才是真正的幸福。  


Posted by norman at 13:12Comments(0)

2013年03月05日

春天,讓世界幹淨點


物欲橫流的社會,總是讓人陷入無奈和惆悵。又一個春天來了,怎樣才能更好的活出自己呢?今天算是豔陽高照,但天還是灰蒙蒙的,這樣的霧霾天氣中國已經有140萬平方公裏的面積被覆蓋了。老家以往只要是晴天,都是藍天白雲,空氣清新,而今受到外面吹來的汙染空氣影響卻是這樣。呵,一個好空氣都沒有了。一些企業承認了是他們導致的HK dentist,但是國家卻從來沒有控制過。北京是首都,卻成了首堵,首毒,加上飛沙漫天,還成了首黃。北京人用純淨水礦泉水煮飯,我家用自來水用井水,但我絲毫不覺得用兩塊錢一瓶的礦泉水做飯有多高檔,我覺得甘洌的井水更有味。北京的PM2.5比正常值高了上萬倍的時候,羨慕起西南地區的清新空氣了。而在空氣稍好的時候,在京的務工者被北京人給予鄙夷的眼光。

他們認為務工者是低賤的,只配做又髒又累的活兒,以居住在高樓大廈為豪。現如今,務工者回家過年,享受團聚的快樂,那些高高在上的人卻還在陰霾中苟活。寶馬排出的尾氣讓他們哭了,而我騎著單車在家鄉的土地上笑。我又想起一位官員說整天吃鮑魚做夢都想喝點米湯。身邊還有些朋友以吃過山珍海味為榮,時不時炫耀著他工作時享受到的玉盤珍饈。我沒有享受過什麼山珍海味,沒有生活在海邊,老家是丘陵地帶,野菜倒是蠻多。但我不認為在海邊生活和在山裏生活有尊卑貴賤之分。我習慣了帶著辣味的土菜,不喜歡用白酒泡泡就吃的生蟹。更對和粉絲差不多的魚翅沒什麼興趣,門口的竹筍倒是很喜歡。

有貧困者追求富裕的生活,還有富裕者追求腐朽的生活。前者在迷失自我,後者在毀滅自我。安貧樂道者少了,紙醉金迷者多了。社會環境的變化就像這天氣一樣無常,在1949年以前還有文化道德的追求,文革十年兒子揭露父親,妻子揭露丈夫,把道德淪喪了;改革開放,一切向錢看,把文化敗壞了,往後的三十年裏,華夏天空變成了一片陰霾,一些星光還在黯淡的網上宣傳夜空下拼命的掙紮,還有人用布遮住了明亮的眼睛。大專畢業的張潤才是代課老師,月薪多20塊錢--185元/月。乍見他,記者以為他家境還算不錯,可其實妻子帶著三個孩子在縣城讀中學,分文無收,80多歲的老父親跟著他在村裏過活,談到父親沒錢看病,這位一直笑著的西北漢子沉默了……每次看到這樣的新聞我總感到欣慰,覺得看到了一個民族的希望。到我又感到無比的心酸,因為他們必須用自己的青春去換取更貧困者的辦公室傢俱未來。

回到家中發表了許多變化,不變的是對物質生活的不著追求。對於有的人來說,吃飽喝足後還要考慮整個家庭的開支,他們要面對的不是一個人的享受而是一個家庭的生存,特別是那些出生不久的孩子,所有的一切都是為了那個繈褓中的嬰兒。堂弟回來後,家裏急著幫他相親,堂嫂介紹了個女孩子幫他解決終身大事。老弟是個老實肯幹的人,去年一年在外賺了六七萬。不知道他還要這麼辛苦的做多久,做到成家,做到生孩子,做到孩子的About Smileygrowth詩妙健孩子再出生……都市裏的人還在物欲橫流裏爭取一席之地,農村裏的人在物價高漲的社會不甘落後。誰都不肯歇下腳步,一直向前,卻又在霧霾中,沒幾個人走出來。   


Posted by norman at 16:06Comments(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