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6月18日

心路旅程

什麼是愛?這問題我們都曾疑惑過。也許是因為我們想得到答案,無數本小說和無數首歌曲的歌詞裏都在競逐這問題的答案。愛,不像數學題一樣用方程式就能算出一定的答案;愛,是有感情的,它的答案可以因為任何事物的變化而改變,真正的答案,來自於我們的心中。愛,可以很簡單,就像家人無私的愛著你,就像朋友深厚的愛著你,就像戀人延綿的小区门禁解决方案愛著你。這樣的愛,外人也許感受不到那份情意,因為他們沒參與你們的過程;而你會感受到,是因為你體會過,所以懂得珍惜。

是不是人長得越大,煩惱就會隨著歲月而增加?煩惱,是所有人的人生必經之路。長得越大,就會越想提起“以前”。小孩說,當大人多好,無需被課業束縛,無需因為考試而讀書。大人卻說,童年最好,無需被工作約束時間,無需因為三餐而埋頭苦幹。小時候,我不懂什麼是煩惱,什麼是淚水。那時候的我,以為媽媽不給我買玩具就是煩惱,聽寫沒拿一百分就是煩惱,回家被教訓後大哭就是淚水。現在,過了想玩玩具的年紀,開始懂事,開始學會堅強與獨立,開始學會安排自己的一切,任何煩惱都得靠自己解決。越讓你感到疲憊的事,並不代表越賺你的眼淚。哭得再撕心裂肺,煩惱依舊在,那又何必哭呢?

我們都知道,只有時間能改變一切。時間就像鐮刀,而青春就像雜草,時間毫不留情的橫砍掉青春,追不回來的青春就離我們越來越遠。這地球依然在轉動,我們的心跳依然在波動,但每一分每一秒的風景都不會是一致的。也許,昨日發生的事情是多麼的刻骨銘心,可能幾天後,還是幾年後,我們就會忘了當初的那份執著與傻勁。所以,我們得好好把握時間,感恩出現在我們人生旅途上的每一位過客,無論你恨的或你愛的,都是豐富了你的人生經驗,唯有放寬心胸去接納與感激他們。而屬於你的人生劇本,是否精彩,就得看你如何去配合,活出更有意義的光彩。虛偽的表現,是不能隱匿在我們生命的網上,否則它會出現腐爛的裂痕。懂得享受人生,以正念來看待人生,你就會發自於內心的笑。學會忍辱,學會自我保護,學會先愛惜自己,然後再讓別人來愛惜你。這些道理你我都懂,往往卻做不到。

愛情,是一件非常唯美的事物。莎士比亞說:“愛情是生命的火花, 友誼的昇華, 心靈的吻合。如果說人類的感情能區分等級, 那麼愛情該是屬於最高的一級。” 十八歲的我,還是個小大人,曾渴望過被愛。努力的裝備自己,提升自己,等著一段美好的愛情降臨。我相信,當你把自己變得更好的消费管理系统同時,才配得起更好的愛情。我覺得,小學生談戀愛,是不懂事;中學生談戀愛,是幼稚。還沒能賺錢沒能獨立就開始戀愛,那時候的他們能保證為對方帶來幸福嗎?也許有些人能兼顧學業與愛情,但有些卻因為愛情毀了自己的前途。他們談戀愛到底是為了顯示自己比別人早熟,還是真的懂得愛?愛情其實是簡單的,但是愛情之所以會變得複雜,就如你愛他,他愛你,但卻不能在一起,既然心裏有著不舍的人,是多麼遺憾的幸福。你抹不去的那個人,只能把美好收在回憶裏,過後又繼續為你的夢想奮鬥。當你跑得越遠,你就會發現,其實你並沒有想像中的愛他。

荏苒的歲月,終究是曲終人散。好的事情總有結束的一刻;壞的事情也總會告一段落。就算這一刻的失望再怎麼的低落,也不會打擊我下一刻抱著希望的信心,因為我知道,這一刻的失望,總有一天,它就不算什麼。  


Posted by norman at 15:28Comments(0)

2014年06月05日

流不盡,許多愁

晚風吹來的時候,開始下起了淅淅瀝瀝的小雨,打濕了揚起的門簾。暮色漸濃 瑪花纖體價格,思念漸濃。你離開的那天,是一個溫暖的冬日,南方綠樹沒有掉光的葉子,把冬日的暖陽割落得斑駁,很安靜,似乎都能聽到窗櫺旁微塵跳動的聲音。在這樣的時刻,你輕輕推開了我的房門,悄悄走進來,站在離我的床不遠處,靜靜地看了我那麼一會,沒有叫醒我。然後你走了,輕輕闔上了房門,也闔上了一地的陽光,來無聲,去也無聲。

你不知道,其實我是醒著的。只是,知道這個清晨你要走,我Employment Agency假裝睡去,一夢不起。我沒有去送你,不是因為害怕觸景傷離別。雖然我也有想像過你離開那一天,若是春分,西城楊柳弄春柔,動離憂,淚難收,你轉身的衣袂飄飛,變成我對你最後的回憶;夏至,驟雨初歇,都門帳飲無緒,你的離船似箭,孤帆遠去,消失在碧空盡頭,此去經年,良辰好景,如同虛設;若是晚秋,梧桐更兼細雨,點點滴滴到黃昏,葉葉聲聲是別離,從此酒暖回憶思念瘦;寒冬,瀟瀟暮雪灑寒江,山回路轉,不見君,雪上空留,馬行處。

但不是,我只是害怕你漸行漸遠的身影,害怕自己會忍不住隨你而去。你知道的,桃花潭的潭水深千尺,也不及你我的往日情誼深厚。沒有看到你離去,我心裏至少還有一份盼想,你只是暫時離開而已,等到木棉樹的葉子全掉光,木棉花長出了花苞,你就會回來,因為若是平常,大朵大朵的木棉花簌簌而下,你就會挑揀沒有摔壞的洗過後曬乾,用Botox去皺
金銀花和白菊花一起泡茶給我喝,清熱解毒,清肝明目。

此次一別,不知何時再相見,你是掙脫我手中線的風箏,哪里有風你就飛多遠,斷了線的風箏,沒有停泊的時候,我知道,所以你是要走的。現在窗是開著的,窗外下著小雨,濕潤土地的氣息,桂花濕落的幽香,伴著夜裏輕柔的風吹進來,涼涼的。在這如此靜謐的夜晚,思念就像草叢裏爬行的蛇,遊走無聲,在無防備的時候咬我一口,不痛,卻毒深,深入骨髓,想方設法也拔不出來。在這如此靜謐的夜晚,你會不會如我一樣,在深深地想我,沒有別的雜的思緒,只靜靜地想我,想我……

晴朗無雲的時候,想念變成一條線,在時間裏蔓延,長的可以把天空切割成兩個面,你那處的春天桃花正豔,我這裏的秋天剛落葉。
  


Posted by norman at 15:47Comments(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