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リンク

上記の広告は、30日以上更新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たに記事を投稿することで、広告を消すことができます。  

Posted by のらんば長崎運営事務局 at

2015年05月21日

行动!!向幸福出发咯!!



你坐在車窗邊,望向窗外倏忽而過的風景,享受著唯有大巴賦予的剛剛好的視野和速度,享受著起點與終點之間這段完全屬於自己的時光。

你托腮微傾的姿勢,似乎在專注於窗外初冬的瑪姬美容 暗瘡景致,又似乎在品閱自己的心事。塵世間所有的喧囂已在身後,茫茫天地間,唯一個你 。所有的紛爭與退讓,所有的計較與寬容,所有的牽絆都被擱在起點與終點之外,什麼都可以想,什麼都可以不想,安放一份清寧在心內,放逐一份幻妄於曠野。

你近乎貪婪的注視,羞到了即將卸去妝容的田野,將如花秋葉的火紅還與你,將新生麥苗的蔥綠還與你 ,將佇立田間地頭白楊的堅守還與你,將掩映著座座墳塚楊柳的靜默還與你……

“回家”,給予這次行動一個響亮的名號,可內心的“家”,究竟在哪里?是父親那個整日缺乏人氣的空空的院落,還是母親因肩負重任,不得不棲身的暫居地?

你所謂的“家”,是否不是一個具體的空間,而是一段時光?在那段時光裏,有母親灶台前忙碌的身影,有父親年節時溫和慈愛的面孔, 有孩童的歡笑,有簡單的滿足,有走出田間的希望,有擁有世界的夢想,沒有陌生,沒有不適,沒有隔閡,沒有私欲,沒有被各個小家四分五裂的手足……

你清楚地記得,電話那端因你的不出現而驀然沉默的聲音;你也清楚地記得,那雙因整日思念親人昏花了的雙眼。於是才有了你決然放下緊張考試中的瑪姬美容 暗瘡孩子,放下溫和淳厚深愛你的老公,放下雖輕鬆但必須應對的差事,毅然拎起行囊,行走在心靈的原野上,向著那段意向中的時光,即便贏得幸福的片刻停留,亦無悔無怨。

走在生命中途的你,於曲折顛沛的道路上,曾小心地收藏起沿途點滴的陽光,並用心呵護它的乾淨透明,傾情溫暖它的簡約單純,只是始終在疑惑:“白雲千裏萬裏”後,是否“人隨流水東西”?

處在熱鬧場景中的你,依然無法掩藏自己的真性情。為避免一人向隅的尷尬,你只好將自己埋在他人目光不及的角落裏,繼續你對幸福不懈地追尋。即便完全逃脫不掉現代通訊的追逐,依舊會被俗事纏身,依舊會被突發的事情驚擾,但至少你已尋到了片刻的清靜,你已認真在考慮一顆喜樂的心是多麼重要,你已刻意在找尋幸福的模樣,並為長時間的擁有下了最大的決心。

雖然,你不能確定奔向幸福的征途究竟有多坎坷,但至少,你的純粹,你的簡單,你的執著,你的心存感念,會減輕步伐的沉重。而生活的變換,亦是遵從有深,有淺,有起,有落,不同的時期呈現不同的色彩與質地,晴天雨天,都是必經。懂得了遵從與順應,便擁有了體諒與從容。

風雪夜歸,紅泥小屋煮酒燒茶,是一種古道熱腸的瑪姬美容 暗瘡幸福;深夜出戶,看清冷月色中霜滿大地,是一種唯美浪漫的幸福;夏日午後,看雀鳥棲息樹梢分享陽光雨露,是一種安然靜憩的幸福;雲中錦書,輕描淡寫著人世的小小悲歡,是一種幽幽相思的幸福;一粥一飯,一句關切的話語,一個會意的眼神,則是浮世裏最溫暖最傾情的幸福……

懂得了幸福的前世今生,剩下的只是調整好你的姿態與步伐,還等待什麼,向幸福出發吧!  


Posted by norman at 15:44Comments(0)

2015年05月06日

人生若只如初見



靜夜如詩,皎潔的月亮爬上楦窗,那麼清朗,那麼柔美,灑下朦朧的光暈。喜歡這樣的夜,可以安靜的坐在光陰的一隅,任黑夜將自己慢慢的雪纖瘦黑店包圍,這一刻,時間似乎是靜止的,一切都安靜得像一個恬淡的夢。

時光如水,匆匆流過,許多事情都已辨不清最初的痕跡。仿佛自古至今,只有這一輪皎月,無論經歷塵世多少風霜,多少滄桑,都沒能影響到它一份一毫。它永遠都是那麼纖塵不染,潔淨如一。

這樣的夜晚,這樣的月色,是適合做一些什麼的,辟如,讀一卷古樸的線裝書,聽一曲婉轉的琴音,吟一闋淡雅的清詞,亦或什麼都不想,只是安靜的與月光對視,剪一縷月色入懷,感受那一份內心的靜謐、安然。

歷史的車輪滾滾而過,也只是留下了幾卷泛黃的書頁,那些金戈鐵馬、群雄逐鹿的戰火烽煙早已被歷史封存。而我們後人,只能站在歷史之處,於月色中打撈,追尋一點點歲月罅隙裏遺留下的痕跡。

有時候,我們會沉浸在歷史的某一段章節中,或許是為了某個似曾相識的場景,或許是因了某個纏綿悱惻的故事,亦或只是喜歡其中的某個人物。

拭去歲月走過留下的厚厚塵埃,穿越漫長的時空,今夜,許我剪一段菩提般安靜的時光,飲一杯清茗,煮一壺雲水禪心,於文字中觸摸一位名叫納蘭容若的文人,隨它一起去尋找一段三百年前的青梅往事,一起去看月色下滿池素色的荷蓮。

納蘭容若的一生,溫潤而淒麗,短暫而璀璨。他有著冰潔的雪纖瘦黑店情懷,如水的禪心,悲憫的愛戀。雖然他的生命只有短短的三十一載,卻用一卷《飲水詞》令世人折服,讚歎,讓人們永遠的記住了這個美麗而充滿了詩意的名字。

回眸間,多少滄海早已幻化成桑田,多少往事已漸次擱淺,而納蘭的《飲水詞》依舊被世人擱在枕邊,伴隨著一輪圓月,一樹寒梅,一起吟詠,傳唱。

“人生若只如初見”。多麼美好的句子,我想,我們每個人都曾靜坐在光影交織的鏤空的窗格下揣想,若人生只如初見,記憶中當只留下初見的溫暖與明媚,歲月中將永遠保持著最初的純真和感動,生命中當只充盈著幸福、美滿,年華的長卷上當沒有一絲遺憾。如若人生永如初見,那麼在你的記憶中,我一定永遠都會是那個安靜如水的女子。

只是,穿行於陌上的煙雨之中,誰又能在時光的霜刀雪劍下毫髮無傷?內心安然無恙?誰又能永遠保持最初的純真、善良?

走過了太多的風風雨雨,我們終是再也回不去了。

想起那一場場盛大的煙花表演,那些煙花,絢爛奪目,不管不顧的燦爛的燃燒,璀璨的綻放,那麼熾熱,似乎要把生命中所有的美麗,把心間所的的熱情一瞬間釋放、燃盡,只為留下傾城美好的一刹。

不忍去看那繁華散盡後的滿地薄涼,一地的瘡痍,和死一般的寂靜。如果說煙花的綻放是生命的完美演繹,那麼殘骸滿地便是死亡的降臨,原來,生與死,繁華於淒涼,只是隔著一個轉身的距離。

而納蘭,是喜歡這種繁華散盡的薄涼的,而這,是否也寓示了他的命運。

或許,每個人的命運歲月早已做好了注解,命定的軌跡,任誰也無法更改。而我們只能聽任命運的編排,去履行前世寫下的盟約,按照既定的劇情,走好人生這短短的一程。

“莫把瓊花比淡妝,誰似白霓裳。別樣清幽,自然標格……冰肌玉骨天付與,兼付與淒涼。”

相對於易冷的煙花,我更願意相信他是佛前的一樹禪梅,只因為一次回眸,貪戀了人世的煙火,才有了此番紅塵的遊歷。

三百多年前素雪紛飛的臘月裏的一天,納蘭府中,一樹樹紅梅在漫天的雪纖瘦黑店飛雪中傲然綻放,似乎要把所的芳華一瞬間燃盡。這一天,納蘭來到了人世,這或許就是老天的刻意安排,讓他在寒梅怒放中誕生,給了它如梅般的冰潔傲骨,賜予他不染纖塵的情懷。

可是,我們都只驚豔於梅的無塵與靜雅、清麗脫俗,卻忽視了梅的一生是要忍受多少風欺雨壓,承受多少的困苦和孤獨,浸潤了多少塵世的血淚,才綻放出如此淡雅怡人的幽芳。

納蘭容若的一生,又何嘗不是一株傲雪的梅花,歷經風雪摧殘,孤苦寂寞,才有了《飲水詞》淡墨飄渺的幽香,才有後人對他才高曠世,禪心若梅的高度評價。

納蘭的一生,雖然有“人生只如初見”的開始,卻寫下了“秋風悲畫屏”的結局。短暫的歡娛,更多的是痛徹心扉的思念、追憶,多少無奈,多少傷心,只能和淚咽下,付於詩文。

他自詡是天上癡情種,不是人間富貴花,他用三十歲的年華,陪伴在永遠十九歲的愛妻身邊,他用詩酒酬紅顏,笑蒼生,捂熱心頭的寂寞和寒冷。他深情若許,卻終無力喚回曾經那段薄淺的情緣。

也許,生命從不曾厚於誰,也不曾薄於誰,無論你是王侯將相,還是凡夫走卒,在生命面前都是平等的,上蒼給了你一些別人無法企及的東西,亦也會奪走一些你不希望失去的東西。

獨背殘陽上小樓,誰家玉笛韻偏幽?一行白雁遙天暮,幾點黃花滿地秋。

驚節序,歎沉浮,秾華如夢水東流。人間所事堪惆悵,莫向橫塘向舊遊。

世事輾轉,山河依舊,朝代卻已漸次更迭,多少風雲變幻的歷史早已被歲月的風沙掩埋,只留下驚鴻一瞥的蹤跡。來如朝露,去似流雲。

獨倚樓臺,看殘陽如血,一只孤鴻漸逝於天盡頭,舉目,滿地清秋。無論過往是多麼輝煌壯麗,最後都只不過是做了一場春秋大夢,與水東流。縱才高絕頂,身著豪裘,身份顯赫,卻原來想與心愛的人烹茶煮酒,靜坐幽窗,教風識字,與梅說禪,只做一個平常的文人,過一種簡單安靜的生活亦是不能。

生命中,真的是有太多的身不由已。

想來,身處浮世,我們都不過是命運的棋子,從來都不曾有過真正的自由。

縱觀古今,憶往追昔,那些隱居世外,遠離俗世的逸士,莫不是在看盡塵世榮辱,飽嘗過人情冷暖之後,才放下執念,將心寄予一川山水,一輪明月,一縷清風。於自然中怡養身心,於山林中忘卻塵念,獲得一種靈魂的超脫與從容。

“一念放下,萬般自在”。禪宗佛語總是會給我們迷蒙的心靈點燃一盞心燈,指上一條柳暗花明的路。只是,又有幾人能真正的拋卻一切,與清風做詩,與明月共飲,與青山一起靜坐修禪,不讓一絲世俗的雜念沾染心田。

也許,繁華是生命旅程中一段必不可少的階段,就如花兒必然要經歷極致的盛放,才會坦然的接受離枝的命運。生命本就是一個從平淡到豐盈,從簡單到複雜,再回歸簡寧的過程,今天的一切經歷都只是為生命的旅程塗上濃墨重彩的一筆,留待我們暮年時細細咀嚼、回味。

當生命終結時,我們都會化為塵埃,被時光裹上蒼綠。所有經歷過的冷暖,只是生命走過留下的點點印跡。或許,珍惜我們所能珍惜的,好好擁有我們現在所擁有的,不求人生永如初見的明媚,只要不辜負這一場無法重來的行程,足矣。  


Posted by norman at 10:51Comments(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