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1月29日

如果





總以為自己很勇敢,卻發現自己連夢的入口都不敢觸碰。我把紅舞鞋輕輕地丟下,放在我們曾走過的路上,讓它陪伴那段時光。

那個下午風好大,我們走在河邊,風吹亂了我的發,吹開了你的深情。你說你不懂什麼是愛,其實我也不太懂。而我卻想跟著感覺走,安安靜靜坐在夜空下,看一場只屬於我們的星光盛宴。也許我們都是膽小的小孩,一直在寂寞空落的海洋中掙扎,比別人需要更多的關愛與理解。於是當發現對方站在對岸輕笑的時候,我們便不顧一切向那一岸靠去。

一直以為你是個溫暖陽光的人,直到看到你的文字、直到那深夜細談,我才發現你的心臟負荷著那麼多的傷痕。於是我說你是陽光下的天使,暗夜裏的惡魔。藏在你靈魂深處的故事好長好傷,聽著那一字一句從你的薄唇中輕輕吐出,看似不以為然,我卻似乎看到環繞在你周身的輕微涼意。那一刻,突然想把你擁進懷裏,給你一點點溫暖,安撫你顫抖的心。靜靜地聽著你的故事,想著自己漸漸遠去的年歲,突然發現我們好像。不一樣的故事,不一樣的成長,卻有著一樣的心情,一樣的傷悲。

那個傍晚,想到你在車站外的檳榔樹下等著,我突然變得緊張,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什麼,腳步不自覺地慢了下來。最終還是鼓起勇氣,抓緊手袋,走向了你,因為我已經沒有退路。見到你的那一刻,心忽然松了下來。你總是給人一種溫暖的感覺,叫人難以拒絕。

夏天的傍晚依然很熱,坐在你車後座上,探過你肩膀,在你耳邊和你聊些有的沒的。我們本是有很多共同話題的朋友,在那時卻像傻子似的拼命找著話題。也許,我們都感到有些尷尬。那一行意味著什麼?我們都想知道卻也害怕知道,於是很有默契地選擇了沉默、逃避。夜幕漸攏,微風吹過我們的發稍,帶來了什麼又帶著走了什麼?

兩天時間輕悄悄地過去了,突然有些不舍,還好相機裏留下了我們曾走過的痕跡。還是坐在你的車後座上,心情卻不再相同。多少次,想緊緊的抱住你,靠在你寬厚的背上,不管車來人往,不管烈日當空,只想聽你最近的心跳。

火車鳴起了笛,緩緩開動,催促我快離開,那一刻突然有淚湧動,是為了什麼?答案在心底成形。站在門邊看車外片片風景漸遠、漸淡、消失,無奈地扯出一個笑容,把苦澀吞回腹中,卻不知該葬於何處。車裏人聲鼎沸,伴著令人難受的熱氣,靠在車窗上的額頭開始沁出點點虛汗。我好似看到一片海,入秋微涼,而我一個人徘徊在海邊,看潮起潮落,放逐我未明的愛。冷了累了就在沙灘上蹲下,緊緊抱著自己的膝蓋,蜷縮成一個解不開的結。

終點站到了,望著人來人往的月臺,心忽然明瞭。夢醒了就不在,緊緊抓著的也是空白。我的心隨著大廳的鐘擺漸漸靜下來,腳步不由自主地走向站牌,等待即將到來的公車,載著我離開,載著我回到熟悉的風景裏。

接下來的日子忙碌而充實,心底那點點期待被一大堆作業覆蓋了,也漸漸忘卻追求幸福的衝動。但是安靜下來的時候,靈魂總是不安分,不時飛向夕陽下的車窗裏,微風輕吹的河邊,夏夜留著殘熱的石群上……飛向和你有關的每一刻時光。這是不是代表你已在我心裏紮根?

後來我說我有98度愛,問你要沸騰還是冷卻。你叫我冷卻,我答應了,30度。因為我覺得這個溫度足夠凍結那微暖的時光了。我用手觸摸空氣,感受你最後的氣息。白色的羽毛飄動,雨後的陽光穿過雲端,我準備著塵封過往的心動。

某個夜晚,你又說了好多,我依舊安靜地聽著,偶爾附上一句話,陪你到深夜。捨不得讓你難過,讓你失望,也給不了你什麼,只好在你需要的時候陪伴著你。夜裏酒醉後的你總是特別脆弱卻也最真實,有時候我寧可你不曾醒來,就那麼半夢半醒的地存在著。只有在那個時候你才會盡露心扉,輕卸靈魂的負荷。清醒時的你,盡是笑容掩飾著苦澀、無奈,同時讓我覺得自己心酸、可悲。

我的心裏有你過去的痕跡,有你現在的掙扎,那麼將來呢?這是個未知的迷,我們是局中人,卻還是解不開。是真的解不開嗎?還是不願意抑或沒有勇氣?你總是那麼矛盾,明明想靠近卻又不敢靠近;明明想得到卻又在它來到的時候狠狠推開。混亂迷茫如影隨形,別告訴我這一切都只是夢,因為我記得你清晰的呼吸。如果真的是夢,請別驚擾,讓我繼續睡,得到了答案後自會醒來。

這一生,要麼陪你站在高原擁抱青水藍天白雲,要麼在他人身邊站成一株木棉,要麼一個人伴著舊日的時光輕踏各處。你的微笑依然溫暖,我的笑容依舊燦爛。那些曾經傾動的瞬間會刻在詩篇裏,虛構這似有若無的曖昧,一遍一遍。就算沉默在地平線上,我也會把它輸入海浪的懷抱中懶懶的貝殼裏,然後撿起,做一串風鈴掛在窗前,讓夜風輕敲那短短的美美的故事,細聽潺潺清音。

右耳一直空著,我等著一個懂的人來修飾,打上一個耳釘,扣上一個耳扣或墜上一個耳墜。然後自然地用左手牽起我的右手,放在他的心口,對我說:我一直都在。而我,會陪著他細水長流,書寫未完的詩篇,延續著未完的故事。

那麼,誰會是那個人呢?  


Posted by norman at 12:51Comments(0)

2014年01月07日

無名指的等待


紀念曾經的,遠逝的那份愛!

我一直想要給你一個浪漫

浪漫不是一幕場景,浪漫是一種溫馨,是一種內心幸福的寫照,是一種幸福情感的延伸,是不分年齡和季節的。浪漫所帶來的美好記憶可以在將來的歲月中,讓所有的回憶伴隨您一路走過,還有什麼比這更值得珍貴的呢?

獨自走在喧鬧的大街上,兩旁相依相偎的霓虹燈卻在不斷渲染著幸福,牽引一對對情侶走進幸福的殿堂,漸漸消失在遠方,我只能一個人輕輕的如新香港伸出無名指——讓他在黑夜為你輕撥一曲寂寞的季節:

風吹落最後一片葉 

我的心也飄著雪

愛只能往回憶裏堆疊 

oh~ 給下個季節

忽然間樹梢冒花蕊 

oh~ 整條街 都是戀愛的人

我怎麼會都沒有感覺 

我獨自走在暖風的夜

多麼想告別過去

想為你在彈一曲旋律,想為你在搖一次桃花雨,我知道你最愛花,你說:“落紅不是無情物,化作春泥更護花”。你就像她一樣——太嬌弱,太傷感。把自己最美好的時光只獻給了一個人!可是為什麼總有那麼多人無情的折下了鮮花,任那無情的流水在心底恣意的氾濫!

想為你再唱一首歌,想為你在作一首詞,有你有我!我知道你最喜歡謙謙君子,最愛詩情畫意。你說:“女子無才便是德,淺淺柔情繞指長”!你好想和李清照一樣才情橫溢,好像具有祝英臺一樣的知音伴侶!但總是——“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間正道是滄桑”。

你常說:

何必可惜?曇花一現的驚豔,只要出現一次已經可以。荒蕪的本身就是一種保留。因為靜默,你永遠不會瞭解它蘊藏了怎樣深沉如海的情感。

煙花不會讓人懂得,它化做的塵埃是怎樣的溫暖。它寧可留下一地冰冷的幻象,一地破碎。如果你哀傷,你可以為它悼念,卻無法改變它的堅持。

流星總會許下美麗的誓言,願天下人幸福一生!即使在你的生命裏只出現一次,也無怨無悔。因為永遠都有那麼一個默默的身影停留在你生命裏最空白的地方。

一個人常常走在喧鬧的大街上,寂靜的夜裏卻飄著不一樣的如新香港雲彩,在漆黑的夜晚顯得那麼獨特,就像月上的嫦娥只能常常一個人俯視著人間——人情冷暖,悲歡離合,在你的眼眸中閃現:你會一句話也不說,只哀歎一聲,悄悄地轉身而去……

一個人常常會在繁華的街道上,看到似曾相識的背影,心裏明明就知道那不是她!但還是會傻傻的望著,直到她消失在你的視線裏,突然間整個人會變得很低落,茫然四顧,才發現整個世界就只有你一個人孤零零的在尋找著什麼,就小孩子一樣無聲的害怕,誰也不認識,不知道該找誰,無助、害怕、難過、委屈,就連回家的路也找不到了,只能一個人快速的跑著,分不清東西南北,想要一個狹小的角落把自己藏起來,可是,總是找不到,找不到,只能一直留著眼淚,卻不敢大聲的喊出來!

一個人我會沿著路邊的燈光摸索著前進,尋找自己丟失的東西,尋找迷失的自我,尋找遺忘的記憶!

我不知道,我在想什麼?

也不知道,你在想什麼?

更不知道,明天的太陽還會那麼溫暖入春嗎?

在你愛一個人的同時,也有一個愛你的人出現,你不知道他的存在,也不知道他對你的心,因為你只活在歡樂中,可是你卻不知道,你的幸福是那個背後愛你的人在默默付出,然而,他從不會讓你知道。他願做佛前的一支紅燭,只願看你生生世世,不願你在忘憂河畔忘記一切。只願做你的眼睛,留給你一世光明。

在你傷心的時候,總會有一個肩膀借你依靠!在你快樂的時候,你永遠都會忘記他的存在,因為你的心裏一直都沒有他停岸的港口,無論風雨,你有沒有發現他總是靜靜的停留在你身邊,他的身邊永遠都有一個為你留下的空位,直到海枯石爛。

在你哭泣的時候,總有一個人會陪你一起靜靜的流淚,在你一個人無助的時候,總有一個人為你遮風擋雨,在你生病的時候,總有一個人時時刻刻陪在你身邊,就像晨曦裏茉莉花上熠熠閃爍的晨露,給你最溫暖的胸膛;在你幸福的時候,他總會默默的如新香港祝福著你,因為他知道你只活在幸福的天堂,但是你永遠不知道,你的天堂是由他用心為你一次次建造完成。因為他知道,你永遠不會再他的世界裏出現,他只能付出全部為你偷偷的建造一個皇宮,還要送給另一個你愛的男人!

如果有一天,你走進我的心裏,你會哭,因為裏面全是你。如果有一天,我走進你的心裏,我也會哭,因為那裏沒有我。如果有一天,在喧鬧的城市裏,我們擦肩而過,我會停住腳步,凝視著那個正遠去的背影,告訴自己那個人我曾經愛過。我以為只要認真地喜歡,就可以打動一個人,原來,卻只是打動了我自己。

學會放棄,在落淚以前轉身離去,留下簡單的背影;學會放棄,將昨天埋在心底,留下最美好的回憶;學會放棄,讓彼此都能有個更好的開始,支離破碎的愛並不一定就刻骨銘心。這一程情深緣淺,走到今天,已經不容易,輕輕地抽回手,說聲再見,真的很感謝,這一路上有你。曾說過愛你的,今天,仍是愛你。只是,愛你,卻不能與你在一起。一如愛那原野的火百合,愛它,卻不能攜它歸去。

看淡了,看透了,心也累了……  


Posted by norman at 13:11Comments(0)

2014年01月07日

18 pounds heavier lobster caught in California


Huntington Beach resident Joseph Ali got a lot more than he bargained for while diving under the Huntington Beach pier in California earlier this week Accounting HK. Hoping to catch some dinner, he told Orange County Register, 27-year-old Ali dove in and began searching for lobster. What he pulled out could feed an entire family and then some.

After spotting a monster lobster lurking around its smaller-sized kin Jewelry hong kong, Ali grabbed it and brought it to shore. The crustacean weighed in at a hefty 17 pounds, three-quarter ounces — much more than the typical 2 to 3 pounds of legal lobsters caught for consumption omega 價錢.

Orange County Register spoke to Andrew Hughan at the California Department of Fish and Wildlife, who said Ali's catch is likely more than 30 years old. Hughan lamented, "It would have been nice if he would have taken a picture and let it go, but it’s his prerogativeQV Baby."

Ali, in fact cloud solution, froze the lobster and said he intends to enjoy it with friends and family during a big meal.  


Posted by norman at 13:10Comments(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