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09月25日

天涯感懷


2005年7月29日傍晚,我懷著對天涯海角的遐想,在昌北登機。僅90分鐘,夢幻般地橫跨了1800公裏的路程,豎向往返於天上人間。

走出機艙,撲面而來的海洋氣息,使人頓覺精神抖擻。在夜色中,海南那座現代化的都市像伸開雙臂的巨人,把它鄉的雪纖瘦黑店遊子緊緊地摟入懷中,使人覺得既陌生而又溫馨。

也許是由於異鄉別樣的柔情,一覺醒來已日上三竿。我們一行十五人匆匆洗漱,乘車直奔海角天涯。車窗外一幢幢造型各異的高樓拔地而起,展現出改革開放的無限生機;路兩傍亭亭玉立的椰子樹,搖曳著特區的萬種風情。我們沉浸在南國風光,心情豁然開朗,平時或為工作所累,或為金錢所困,偶爾釋放一下,便瘋狂得不能自抑。人與人之間的那道防線崩潰了,彼此見到的全是不經裝飾的面孔,一種輕快祥和的氣氛彌漫在整個車箱。

突然,不知是誰驚叫一聲,看,天涯海角了!一定神,眼前果真是一望無際的海水和潔白如銀的沙灘。身臨其境,最引我注目的並非是文人描述的reenex facial“亂石穿空,驚濤拍岸,卷起千堆雪”的畫面 ,而是刻著“天涯”與“海角”的兩塊石頭。它原於一個淒婉動人的傳說,一對心似雙絲網,中有千千結的癡情男女,掙脫封建門第觀念的束縛,攜手私奔。不幸的是,逃到海邊被追趕而至的家丁逼得走投無路彼此徇情,化作兩塊巨石。我不知道它們相對而立已多少年,但聆聽著海浪一聲聲的巨響,仿佛是一對青年男女對封建婚姻制度無盡的哭訴。星移鬥換,物是人非,如今他們雖然仍不能相擁相抱,但那悲壯的愛情故事能驚天地,泣鬼神。

不假,“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 ,這是匈牙利偉大詩人裴多菲寫在《詩歌全集》扉頁中的話。其實,只要你用心去品味,比生命更可貴的除了男女之間的雪纖瘦黑店愛情,還有同事之間的友情。我們旅遊的時間雖然只短短的三天,但無處不體現出一個情字。記得在去南山洞天的路上,突然烏雲密布、大雨大傾盆, 僅帶的幾把雨傘供小於求。然大家推來讓去,年輕的校長撐著傘自己淋得透濕,卻讓同事保持一身幹。一小時過去,風還在刮、雨還在下,我們效仿詞人那種“莫聽穿林打葉聲,何妨吟嘯且徐行”的心態,直奔不老松。也許是老天眷顧,一到樹下竟雨住風停。俗話說“五福壽為先” ,大家一想沾沾靈氣,長生不老;二想見證友誼,留下永恒,於是手挽手﹑肩挨肩依偎在不老松的周圍。只聽得一聲哢嚓,把一種延年益壽的欲望留在了每個人的臉上,把一種純真的友誼定格在那難忘的瞬間。

紅塵世界,往事如煙。無論是浩瀚的大海﹑潔白如銀的沙灘;還是臥紅倚綠的熱帶林園﹑風情各異的民族文化村都已漸漸的忘卻,唯有那把雨中的傘,使人記憶猶新。  


Posted by norman at 11:36Comments(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