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03月06日

用精神丈量生命的長度

用精神丈量生命的長度
法國詩人弗蘭克?騷塞在三十五歲時突然被診斷出得了一種奇怪的病,他的朋友、巴黎著名的醫生阿爾克將這個不幸的消息壓了很長一段時間後才告訴給他。整整兩天兩夜,騷塞躲進書房不與任何人見面,妻子蘭蒂忐忑不安地守候在大廳裏,焦急地等待著,她不知道已經發生了什麼或即將發生什麼。

第三天中午,房門終於打開。當憂鬱的蘭蒂迎上前去時,她驚恐萬分,站在面前的哪裏還是那個讓自己心醉神迷的英俊瀟灑的coolfire iv丈夫。一臉憔悴,滿頭亂發,神情憂傷,面無表情,騷塞仿佛剛從黑暗的地域中爬出。蘭蒂手足無措,無言地用表情與大夫交流。

騷塞轉眼間卻露出了微笑,盡管那像是一抹殘霞,這也足以讓蘭蒂感到塵世間的溫暖。接下來,騷塞像沒事人一樣恢複了往日的敏捷和輕松,他滿面笑容地去庭院中澆灌心愛的花草,輕聲細語地催促妻子去做可口的飯菜,然後,他從書房裏拿出一本厚重的散發香幽香的書坐下來去讀。耀眼的陽光一絲絲從空中飛進院落,逼走了蘭蒂巨大的恐懼和兩天來籠罩在心頭的濃重的陰霾。只是,對於曾經發生的事,丈夫騷塞三緘其口,這讓蘭蒂百思不得其解。

第二天晚飯後,坐在靠椅上的騷塞把妻子叫到身邊,他像以往那樣拉過妻子的手,輕輕地握在自己寬大的手掌中。這一次,他要給妻子講的不是靠天馬行空似的想象力編造過的故事,而是曾經發生在自己身上的那些不堪回首的記憶。妻子靜靜地坐著,愉快地盯著丈夫,她的心情像飛舞在天空的鳥兒一樣幸福。騷塞開始訴說十年前的那件令人恐怖的遭遇,他驅車百裏去鎮上看望一位久別的朋友,路經那個叫埃維爾的村莊時,迎面撞上一位老人。只不過那是一個靜謐的午後,沒有任何人發現發生的那一幕,他趕緊開車跑掉。事後他打聽到那位被撞的老人死在醫院,悲痛欲絕的妻子也因神經受挫住進醫院。蘭蒂的表情開始由歡快變得驚恐萬分,她突然形始對心愛的top-up degree丈夫充滿了陌生,瞬間,她跳起來,奔回臥室,然後放聲大哭起來。

而此時的騷塞痛苦地靠在椅背上,淚水順著臉頰流下來,他嘗到了謊言帶來的莫名的苦澀和鑽心的苦痛。在最近的一段時間內,他必須想方設法漸漸地從各種角色中退出來,以免離開塵世時讓別人牽腸掛懷。騷塞打開房門,拿出自己能夠掌握的小部份錢款,驅車去了三十公裏外萊蒙特村莊去見父親。父親是個老木匠,做得一手好活,他的樸素善良的品質不僅深深地影響著自己,也給他所在的村莊帶來了榮耀。騷塞推開父親房門時,他正在做一只精巧的木箱。初具規模的刷著紅藍相間的箱子在父親嫻熟的手中變得輕巧靈動,這讓騷塞心中微微顫動起來。騷塞坐在父親身份輕輕向他問候,並把帶來的錢順手遞給他。父親溫和地看著他,一言不發,只是默默地點點頭,然後轉過頭去,繼續做他的那只木箱。

騷塞走出父親房門的那一刹那,淚水奪眶而出。也許自己很快就要離開慈愛的父親,那時,父親會是怎麼樣呢?這簡直讓他難以想象,他的心似乎被抽成了真空。回到家中,他開始坐下來寫信,他想到小時候的那些夥伴,想到在巴黎大學讀書時的那些導師,想到了昔日的村莊,想到了最初的戀人,想到了那些曾經發生在自己身上的幸福和憂傷的事情,想到了與妻子走過的一段又一段坎坷而愉快的路程。凡是與自己有過親密交往的人,他都要寫一封信,在信中,他將回憶起往事,懺悔自己的過失,為帶給親朋好友的不便而致歉,最後,他希望大家遺忘掉自己,並祝大家永遠幸福。那些帶著憂傷的信件,就是一首又一首感傷而婉約的能量水詩歌,它們像插上翅膀的鳥兒,飛向法國各地。

在這段時間裏,騷塞還給蘭蒂敘述了發生在二十年前的另一件事。那次,年僅十五六歲的他,竟鬼使神差地誘殺了鄰居家的小孩。騷塞說,這件事一直壓抑在心底,之所以直到今天才告訴她純粹就是良心受到了巨大的譴責。他向她懺悔,請求他的諒解。對於這些事,蘭蒂聽得目瞪口呆,她不能相信,一向溫文爾雅的騷塞怎麼會是這種人?他是殺人犯,是魔鬼,這麼多年來,自己竟被他騙得如癡如醉,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她發誓要離開他,重新返回裏昂,回到父母的身邊。

絕望的蘭蒂走了,騷塞獲得了徹底的自由。不過,他清楚地感知到死神正一步步悄悄逼近。他一刻不停地寫詩,歌頌陽光與大地,歌頌白雲和歲月,歌頌友誼與美好,歌頌美德和品質,他想讓某種偉大的精神主宰這個世界,盡管他不能暫時還說不清這種精神是什麼。總之,他不僅對這個世界沒有絲毫的怨憂,反而充滿著無限的感激。他多麼想讓時間停滯下來,如果可以,他將重新生活。可是,這一切都像煙雲一樣,不可能再次存在。

他把該做的事都作了安排和處理,不想給這個讓人魂牽夢繞的世界留任何遺憾。在最為痛苦難耐的時候,他給心愛的妻子寫了一封長長的信,每一個字母都傾注著愛意和淚水,他懇求妻子永遠忘掉自己的無知和愚昧,原諒自己的殘忍和無奈。在天國,他會永遠祝福和庇佑著她,給他帶來無限的幸運。

沉悶的鐘聲響起,死神終於降臨。騷塞用顫抖的手撥通了朋友阿爾克的電話,通知他為自己准備後事,所需的錢物就放在身邊的靠椅上。然後,他輕輕地閉上了那雙充滿了智慧的眼睛。一縷陽光透過窗頁飄落在他的案頭,柔和地散發著清新的香味。

騷塞沒有舉行葬禮,他輕輕地走過這個繁華和擾攘的世界,好像一朵白雲飄逝,沒有留下絲毫的痕跡。真的,只有朋友阿爾克,曾在他的身邊輕輕啜泣。

幾十年後,當騷塞的那些感傷而憂鬱的詩歌風靡巴黎的街頭,當那些優美的短句被譯成各國文字流傳於世界各地時,人們才忽然想起騷塞這位充滿傳奇色彩的詩人。當榮譽和光環紛紛而來的時候,騷塞早已消逝了他的身影,除了荒煙蔓草,哪裏還有他高大而偉岸的身影?

其實,我們生活在世上,注定都是一顆流星。輕輕劃過無邊無際的蒼穹,綻放瞬間的美麗,留給世間美好和祝願,那才是真正的幸福。


上の画像に書かれている文字を入力して下さい
 
<ご注意>
書き込まれた内容は公開され、ブログの持ち主だけが削除でき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