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8月04日

寸行



孔子先生有句词这样讲到~“三十而立”,是想表达他在这个时候懂得了礼,言行都很得当。其实后来这句名句广泛渗透到了我们中国人生活理念当中,很多人更多理解为,是形容一个男人到了30岁,应该成家立业,有担当和责任感,理应成熟起来。

走到这个阶段的以前过程,是每个人前行路上的必经历练。

人们说孩子开始懂事了,其实开始懂事通常讲的是一个人度过童年后的少年时期,有了懂事的意识。这个时期开始不再那么不食人间烟火,不再那么知那么天高地厚,想哭不会两腿一摊坐地上,想笑不会带着怪异的表情;开始知道饭菜的甜美不只是加糖,也有加盐那么回事;由单纯的小害怕意识到了小害羞,知道男女授受不亲、尊老爱幼;知道自尊受伤不只是逢人就说,而有了忍受、存放的习惯;也知道判断基本的是非功过…

人们说孩子长大了、懂事了,其实就是步入了青春期,有了懂事的全面性:知道喜怒哀乐的底线,懂得自我的固执,意识漂亮与面子;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事了;或许想让自己更规矩,多一些正能量情绪化的丰富;或许无法自控多了些负能量情绪化的丰富;有人内心深处开始滋生孤独感,迷茫感,想尝试借酒消愁,烟雾解闷,娱乐场的放肆;外在似乎也多了几分不屑,少了几许微笑;开始有意无意的想尝试着打破男女授受不亲的规则;其实这些变化都属于青春期的正常反应,只是不同人的性格使然及环境人文的熏陶不同而塑造后的基准不同。

其实这个过程尤为关键。自身而言,从精神层面来讲:每天都会思考很多,一天天思考着度过,甚至习惯思考自己十年后的想法和心态,人们可能不是太懂,觉得这样过会不会很无聊,或者觉得,正常的人不都是思考着过生活嘛,这是很正常的,没什么特别的地方。呵呵,好吧,不管怎么说,生活中的确存在很多事物有时候是无法表达清楚,每个人的内心世界都大不相同,我只是一直在寻求自己内心世界的角度和位置。

很多时候发觉自己的心没有一个着落处:那时偶尔和朋友们一起喝醉,别人都是兴奋的不知天高地厚,而我会莫名的痛楚,尤其是清醒以后,空虚的可怕,所以,意识到这样不是自己,我要拎着这颗心去寻找一个妥当的地方,将其安放,而如今这个找寻的探测器依然没有停歇。

走过了这一程,便需要升华,吸收升华就需要回到“三十而立”的基调。三十而立~立的是担当与责任,成熟与态度,精神与认知。

很多人理解的担当和责任是对于家庭亲人的概念,成熟是不再疯狂愤青,规矩不张扬;而我觉得除此之外,我们应该还要有对社会人文精神的担当和责任,成熟也不单单是规矩不张扬,成熟注重的是心态的变化:对于人文精神、金钱社会、事业理念以及生命意义的高度认知。

不知不觉,我也步入这个阶段。感叹之余,想起挚友曾经说过:你呀,就是年轻人长了一颗老年心,想的太多、太远、太大!

哎!我想了想,笑而不语,想着反驳,但又觉得没必要。

其实对于自己来讲,一路走来并不是不知不觉,是一寸一寸:

~每一寸都有记号,

~每一寸都有底板;

~偶尔一寸痛痒,

~偶尔一寸甘甜;

~偶尔一寸虔诚,

~偶尔一寸认知。

“三十而立”,虽立,而仍寸行,瞧:手中拎着的那颗心,还好,现在是夏天……


上の画像に書かれている文字を入力して下さい
 
<ご注意>
書き込まれた内容は公開され、ブログの持ち主だけが削除でき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