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07月13日

楊柳樹



每個人出生伊始,總有壹個無形的人浮在頭頂冷冷的看著妳的壹生。看妳在紛紛擾擾的紅塵中無助呻吟,看妳在茫茫世間苦苦掙紮。他好似傲骨青蓮抽身於汙潭,不堪與世間為伍。常倚在離妳不遠的窗前,冷冷旁觀著這個浮華的世界。看著蕓蕓那變化似月之陰晴的喜與怒,聽著眾生那變化如雲之變幻的笑與哭。他看著妳由生到死,由喜到悲,默默的註視著妳的壹生。

曾經他心中常燃著壹根不滅的沈香,悠悠的煙霧繞在眼球,讓他看見世界的朦朧。

他不與眾生歡笑,他有他不壹樣的哀傷。他也不同眾生哀傷,他有自他不壹般的快樂。他有他所信仰的道!

他曾偏愛靜默的看,看那每個人繁花又似錦的大好前程,看那每個人江河日下的悲慘生活,看著踽踽獨行似蟻的人們苦苦追尋,又看著浮誇而又喧鬧的紅塵滾滾。他只是靜默的看。看被世間鉛華沾汙了的心靈,如何做出光與暗的抉擇,是選擇光又或是......他靜默的看,看這成功之花開得正艷,看那螞蟻又忙忙碌碌。看這世間塵土飛揚,直至星辰鋪滿夜空,微弱的星光在茫茫黑暗中添了壹抹希望的光芒。看著月亮和繁星,他仿佛明白了這世界在深深的絕望之下還有種情絲叫做希望。

他也偏愛無言的聽,聽那田間飄來的悠悠笛聲,聽那遠疆傳來的呼呼風聲,聽底層螞蟻忙碌時的惶恐與不安。他只是淡淡的聽著,仿佛世間的壹切都與他無關。他還愛聽雨聲,浙浙瀝瀝,充滿無限的生機,雨聲又似是希望的聲音,仿佛是未來的凱旋之音透過時空寄在這場夕陽下的雨霧之中。

他曾經受過生與死的拷問,所以他不願再顧及世間的嘈雜,他要思考他的壹生。在他曾昏迷的時候,磅礴的求生欲望噴湧而出,終於,緩緩的睜開眼,溫和的陽光刺疼他的眼,依稀看見了模糊的世界,但他還是閉上了眼。他無暇再去細細品味這個朦朧之下的含義。他好像看清了人情冷暖,所以他不再將夢幻當作現實。夢境破碎,支離的碎片浮在眼前,溫馨的壹幕幕......他不想再去伸手,哪怕只是拾起壹片,他不願再讓回憶重現。讓碎片漸漸隨風消逝,不留戀也不惋惜,只是冷眼而視。

人們以浮誇的表情,滑稽的動作活著。當時間靜止了,所有的所有都被定格,他看著眾人誇張的動作,無趣!他摘下面具以冰冷的面容冷眼看著這個世界。看世界每個新生命的出現,人們歡樂,他卻哀傷這麽可愛的生命跌入紅塵。看每個生命的逝去,眾人哀傷,他卻歡樂疲乏的生命得到解脫。看乞丐低聲下氣乞討別人吃剩的飯菜,看迷失的娃娃無助時的哭泣,看女孩在車輪下慢慢被碾壓那壹秒眼中的驚恐與痛苦......他看到了人的本性,所以他再不想看清這個世界,模糊的世界讓他變得多愁善感,但現在多少清晰了點倒也有種忽隱忽現的美。

許久以前他只把自己當作壹粒沙塵,隨風蕩去,不管那風雨飄搖,也不管那大雨滂沱,世間的美好與他無關,世間的醜惡亦與他無緣。

現在,他成熟了。看過太多的他知道他曾經所信仰的道本就是可笑的!他決定不再麻木,也不再冷漠。沒錯,他的確是看見了這世間太多的黑暗但他也看見了星空下熠熠閃光的星光不是嗎?他的世界不再是模糊,而是清晰,清晰的讓他能夠看見這個世界還有希望!還有像風聲像笛聲那樣美好的東西......

星辰下,柳樹旁,悠揚的笛聲伴著微風緩緩繞著我心,璀璨的星光下仿佛還有那讓人沈吟的深度......


上の画像に書かれている文字を入力して下さい
 
<ご注意>
書き込まれた内容は公開され、ブログの持ち主だけが削除でき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