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13日

鄉村雪戀情



一場飛飛揚揚的大雪,飄灑在西北的大地上。頓時,大地上換掉了冬季原來枯萎的古裝,披上了一層層銀裝素裹,把大地裝扮的卓悅化妝水格外妖嬈。隨著一場大雪的來臨,我思緒情不自禁地轉移到了懷念故鄉雪戀的夢境,構造出了一幅幅巧奪天工的風景畫。

遠看去,一座座潔白疊韻的大山,林立著參天樹林,透過樹木,似乎蔭現出一座座老房子,這就是我濃厚的故鄉,故鄉祖輩所留下的情境,它就是入冬後村民所欲望的一場冬雪。

“冬雪貴如油。”今冬以來持續乾旱,小麥、油菜早已缺水,雪,已成為農民求之不得的一件大事,雖說今年的冬雪比往年來的要遲一點,但你是在多少人期盼和等待中降臨的,有你的到來,農民有望明年莊家豐收。

在你來臨前,你沒有轟轟烈烈的氣勢,更沒有為你加道歡迎的隊伍,只是一股股撲面而來的寒流,形成大量的空氣對流,慢慢地由開始雨水經過冷卻,變成了雪花,再慢慢地從空而降,你的舞姿是那樣的輕盈,你的心底是那樣的純潔,你用那玉白的身軀,裝扮著銀光閃閃的世界,你把生命溶進了土地,滋潤著返青的麥苗、油菜,你也從不徇私舞弊,不論在那兒,你也敢著落,漫天遍野,那怕是府中豪宅、盛開地鮮花,總是一視同仁,一夜之間就會變成雪的海洋。

透過鵝毛大雪,只見天空一片迷霧,雪花在眼前像美麗玉色的蝴蝶,似舞如醉;像吹落的蒲公英;似飄如飛;像天使賞贈的小白花兒,忽散忽聚;映入眼簾的那座座高山重疊,一層層黃土地,一個個村莊、一排排樹木、一塊塊麥田,全被雪花淹沒,看不出原來麥苗的綠色,看不到山峰在冬日的枯萎色,更看不到天空那種陽光明媚,眼中的田野上那條看不到另一頭的水泥路,路旁一根根通向光明的電杆上,佈滿了電線,聚積著村民千百年流傳下來的心血。

路旁還有星星點點的楊樹、核桃村、剌槐樹,最引人注目的是水渠邊生長的那棵柿子樹,樹枝上雖說沒有豐碩的果實,但迎著寒風、雪花,頂天立地,期待來年的豐收。還有村前屋後的那個麥草垛,在雪的陪襯下,遠看去象似一個個大蘑菇,彰顯出了它別樣的風趣和西北人濃厚的鄉土氣息。

在故鄉的雪地上,通往農村的那條鄉間小路還是那麼熟悉,它再也不是從前那條泥巴小道,而是一條條幫助村民致富奔小康的旅遊套票陽光大道。

瑞雪兆豐年。我之所以喜愛瑞雪,是因為冬雪是家鄉的黃土地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也是自然界形成的一幅美麗畫卷,是它揚起了我生活的風帆;正因為有了雪的飄逸、有了雪的無私、有了雪的潔白,有了雪的生命力,激勵我珍惜生活,努力工作,去應對未來。



上の画像に書かれている文字を入力して下さい
 
<ご注意>
書き込まれた内容は公開され、ブログの持ち主だけが削除できます。